知秋小說網 > 婚姻家庭 >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> 第16章 當時(7)

第16章 當時(7)

小說: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     作者:匪我思存

他什么都沒有問,過了好久終于松開手。因為開始上菜,服務生報著菜名,琳琳瑯瑯一桌子,有她原來最愛吃的水煮魚。

沒有記憶中的那樣辣,她努力吃了很多。吃飯的時候他一直沒有說話,最后出來上車之后,他才說:“守守,搬出來住吧。”他說,“我要你待在我能看見的地方。”

她反而很平靜:“給我一點時間,我能解決好,你不要擔心我,我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解決?”他的手因為用力握住方向盤,手背上隱約有青筋暴起,“他如果再動手的話你有什么辦法?”

她說:“那是意外,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。”

他緊握著方向盤,目光望著前方,車里聽得到尾燈雙閃的聲音,很輕很輕的嗒嗒聲。她將手放在他的胳膊上,他的整個人都是緊繃的,她柔聲說:“長寧,現在我搬出來,只會激怒雙方父母,有百害而無一利。”

他微微嘆了口氣,終于啟動車子,他以前從來不嘆氣,無論何時,不論是什么事情,他永遠都似有成竹在胸。

他送她到宿舍樓下,她說:“你別上去了,我進屋就給你打電話。”

他堅持送她上樓,她也只好由他。

這是他第一次到這里來,房子很小,幾乎沒有什么多余的裝飾,收拾得很干凈。

她去廚房,他看到茶幾上擱著幾本雜志,于是拿起來,底下卻有一支筆,骨碌碌直滾過來。

他認得,那是他的筆,原來,她留了這么多年。

廚房里“咣啷”一響,緊接著聽到她短促的驚呼,他幾步沖進去:“怎么了?”

是打碎了杯子,碎瓷片還在地上冒熱氣,他急急拉過她的手,打開冷水,反復地沖淋。其實沒有燙得多厲害,指尖的疼痛漸漸消失,她微微仰起臉來,他正好低下頭。

仿佛過了很久,那個吻才落在她唇上,帶著不可思議的柔軟與輕盈,就像一片羽毛,或者雪花,呼吸慢慢變得緩慢,仿佛整個世界都慢下來,有柔軟的芳香,她的整個人也軟綿綿的,頓時失卻了力氣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才放開她,因為電話一直在響。

是座機,守守臉色緋紅,走過去接電話時還有點恍惚,電話那邊說了一遍,她沒有聽太懂,對方只得重復了一遍。

易長寧看她神色怔忡,好一會兒才掛上電話,于是問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是紀南方……”她臉色有點蒼白,“出了車禍。”

因為超速撞在隔離帶上,整個車頭全撞癟了,幸好車上配備的是八安全氣囊,紀南方都沒受重傷,只有腿骨骨裂。

守守到醫院時,他腿上已經打了石膏,并且被吊起來,看上去很駭人。病房里早圍得水泄不通,有專家教授、醫生護士,甚至還有臨時電召來的骨科權威。紀南方在病床上動彈不得,忽然從人縫中間發現她,就咧嘴沖她笑。

守守見他還能笑得出來,不由得松了口氣。

等醫生們都退出去了,病房里只剩下紀南方的助理,守守平常很少跟他打交道,只記得他姓陳,剛才就是他給自己打的電話。這位陳助理向紀南方道:“趙秘那邊剛才又打電話來了,按您的意思,我就說了骨頭沒問題,只是韌帶拉傷,他很遲疑了一會兒,今天晚上大概沒事了。”

紀南方點了點頭,又說:“要是我媽那邊打電話來,也這樣說,省得她又一驚一乍的。”

陳助理答應了一聲,看看他沒別的話,也走出去了,隨手帶上門。

守守沉默了一會兒,才問:“怎么弄成這樣,還撒謊不告訴家里人?”

紀南方若無其事地笑了笑:“這都幾點了,說不定已經睡了,老頭平常都靠吃安眠藥的,難得睡幾個鐘頭,再把他吵起來,我豈非不孝?”

守守忽然俯下身來,紀南方只覺得她一對眸子又黑又亮,仿佛兩粒寶石,瞳仁里可以清晰看見自己的倒影,迎著他的面孔越來越近。她身上依舊有好聞的香氣,仿佛帶著一絲甜,他幾乎覺得呼吸困難,還沒等反應過來,她已經直起身子了:“你喝了多少酒?酒后駕駛,活該!”

“誰說我喝酒了?”

“你聞聞你身上那味兒。”守守微皺著眉頭,“我都聞出來是Eiswein了,騙誰呢?”

他笑:“騙誰也騙不了你啊,跟狗鼻子似的。”

守守“哼”了一聲,紀南方說:“別生氣了,就算我是活該,我都撞成這樣了,你也該氣消了吧。”

守守聽得出來他話里面的一語雙關,覺得有點難堪,轉過臉去不理他。沒過一會兒紀南方開始哼哼唧唧:“守守,我腿疼。”

“我幫你按鈴叫醫生。”

“叫他們來有什么用啊。”他悻悻地,“他們又不肯給我止痛劑,說影響愈合。”

“那你就先忍著。”

他嘆了口氣:“你過來點,你離我這么遠,我說話吃力。”

守守說:“你要說什么就說,我站在這兒挺好的。”

紀南方有點無奈地笑:“我又不是老虎,再說我腿還吊著呢,動都動不了。你過來點兒好不好,我真的中氣不足,說話費勁。”

病房里沒有凳子,沙發離得老遠,守守猶豫了一下,終于坐在病床上。紀南方伸手握住她的手,她本來想甩開,看看他忍得齜牙咧嘴的表情,到底忍住了。

幸好紀南方握著她的手就覺得很滿意了,他的食指無意識地在她手背上摩挲著,守守掙了一下:“癢!”他笑了一下,說:“守守,今天撞車的那一瞬間,我就在想,我要是死了,你會不會哭呢?”

守守怔了一下,沒想到他會說出這么句話,一時倒仿佛有點意外。只是微微嘆了口氣,轉開臉去,病房頂燈明亮,她的側影如同剪紙般,落落分明,烏黑濃密的長睫毛仿佛蝴蝶的翼,在微微輕顫。

“守守。”紀南方聲音很低,“以前都是我的錯,我們以后好好過,行不行?”

守守生平第一次失眠,睡不著,半夜很清醒地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,意識好容易模糊一點,卻想起很多事。

大部分是小時候的一些事,雜亂無章的回憶如同夢境,跟江西一塊兒,或者跟哥哥們一塊兒,偶爾也會想到紀南方,可是總是模糊的。他比她大五六歲,小時候同哥哥們一塊兒時,從來不愛帶她玩,嫌她小,嫌她是女孩子,嫌她麻煩。再長一點,他又出國去了,同任何一位世交的兄長一樣。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跟他結婚,而婚禮又來得那樣匆忙倉促,即使結婚后很長一段時間,她都沒有習慣。偶然半夜醒來,突然發覺身邊竟然睡著人,常常會驚出一身冷汗,要定一定神,才會想起,原來是紀南方,而自己已經跟他結婚了。

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,而紀南方亦是,因為她獨睡慣了,偶爾他半夜翻身無意觸到她,她都會驚醒。

后來他終于習慣了靠邊睡,占最少的地方,連睡熟了都不會碰到她。有時候早上醒過來,見他縮手縮腳側身睡著,那樣子看著倒真辛苦。

但那時他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會回家,哪怕應酬得再晚,喝得再醉,也會被司機送回來。只不過喝醉了總是忘記靠邊睡,就喜歡貼著她,身上像火爐一樣滾燙,偏要貼在她背后,她撥開他的手,他很規矩地睡一會兒,過不了多久卻又貼上來,如此三番兩次,她實在睡不著,只得半夜爬起來去睡客房。后來他發覺了,喝醉了回來就主動去睡客房。

其實大部分時候他都還算不錯,總肯讓著她,因為她比他小,結婚的時候她才二十一歲,雙方家長都覺得她還是一團孩子氣,紀南方大約也拿她當孩子看待,有幾次真的被她氣到,也不過丟下她走開。后來慢慢開始不回家,但她每次有事給他打電話,他總能及時地出現。

葉慎寬有時也教訓她:“其實南方對你不錯了,只要你對他稍微用點心,他就不會在外頭玩了。”

一遍兩遍說到她煩,索性頂嘴:“大哥,我看大嫂對你挺用心的,你怎么還在外頭玩?”

一句話把葉慎寬噎得半死,氣得幾個禮拜不理她。

守守沒睡好,第二天醒得遲了,索性打電話請了一天假。到中午的時候接到電話,原來盛開才知道紀南方出了車禍,盛開忍不住責備她:“守守,你也太過分了,南方出了事,你怎么不去醫院看看他?”

“我已經去過了。”

“去過了就行了?你現在應該待在醫院,好好照顧南方。夫妻二人,應該是患難與共,互相照顧。這種時候你怎么就一點也不著急上心?你這是什么態度?”

守守只得再到醫院去,想起昨天紀南方抱怨醫院的病號服根本沒法穿,她猶豫了一下,打電話給紀南方的司機,讓他拿了兩套紀南方的睡衣,自己順便送去醫院。

等到了醫院,剛進走廊就已經看到盛況非凡。里里外外擺滿了鮮花水果,料想是一撥狐朋狗友都知道了消息,紛紛前來探望。遠遠就聽到陳卓爾語重心長一本正經的聲音:“以我專業的眼光從X光片上看,我覺得不是折了腿,倒像是閃了腰。南方,往后可要悠著點啊。”病房里頓時轟然大笑,她推門進去,一堆人兀自笑得東倒西歪,見著她才收斂些:“喲,守守來了。”

她隨手把袋子擱在一邊,紀南方偏偏注意到了:“拿的是什么?”

守守說:“睡衣,昨天你不是說要換衣服?”

“哦!”陳卓爾帶頭起哄了,“咱們還是回避吧,別妨礙南方換睡衣!”

另一個嘖嘖連聲:“恩愛啊,這不是眼饞咱們么?咱們這些打光棍的,萬一不小心受點傷,連睡衣都沒人幫咱們換啊!”

還有人唯恐天下不亂:“哎,那個全國‘五好文明家庭’是不是又要評比了?”

“這事包我身上,包在我身上!”陳卓爾直拍胸口,“甭說全國‘五好文明家庭’了,就算是全國‘五一’勞動獎章,我也給他們兩口子弄一個!”

“滾!”紀南方笑著罵,“你們就欺負我現在動彈不了是不是?”

“誰說你動彈不了啊,咱們不妨礙你動彈。”陳卓爾擠了擠眼睛,一幫人轟然大笑,然后一哄而散,紛紛都走了。連陳卓爾也走了,隨手還替他們帶上門。

屋子里只余下守守跟南方,紀南方笑著說:“別理他們,一群流氓。”

守守把袋子放在床邊:“我給你拿了兩套睡衣,回頭護工來了,叫他幫你換吧。我先上班去了。”

“你今天還上班?”紀南方似乎有點失望,又說,“你晚上能不能過來一趟?我媽說晚上要來看我。見不著你在這兒,又該口羅唆了。”

“我晚上就不過來了。”守守卻仿佛下了什么決心,說,“但咱們倆的事,你還是早點讓爸爸媽媽知道的好,我怕到時候他們接受不了。”

紀南方本來掛著點滴,聽到她說這番話,仿佛沒聽見,只看著那藥水往下滴,一滴一滴,不緊不慢地落著。病房里本來就非常安靜,守守覺得安靜得都有點讓她害怕,因為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又急又快,怦怦怦怦……像是快跳出嗓子眼來。過了好一會兒,紀南方才轉過臉來看她。守守只覺得他臉色很平靜,倒看不出什么來,他的聲音也很平靜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紀南方。”她碰到了他的手,他的手很冷,冷得像冰塊一樣,也許是因為掛著點滴的緣故,她說,“我昨天想了好久,你其實對我很好,這三年謝謝你,但我沒辦法。”

他盯著她,就像從來不認識她,那目光仿佛銳利有鋒,他的呼吸漸漸急促,驟然爆發,狠狠甩開她的手:“滾!你給我滾!”

守守站起來,抓著手袋,紀南方卻仰起身子來,額頭青筋迸發:“你以為我真稀罕你么?笑話!你要不是姓葉我會娶你?當初要不是我父母逼著我會娶你?你以為你是誰?我以前哄著你,那是因為沒玩膩,現在我玩膩了!你想離婚是不是?離就離!你以為我稀罕你?你現在就給我滾!滾!”

守守從來沒見過他這樣子,連眼睛都是通紅的,仿佛喝醉了酒,又仿佛變了個人,是她不可能認識的人。她覺得害怕,往后退了兩步。而他指著門,又說了一聲:“給我滾!”

離婚比她想像的要復雜許多,雙方父母態度都十分堅決,紀南方雖然同意離婚,但他父親大發雷霆,把茶杯都摔了,只差沒有親自去醫院將紀南方痛罵一頓。

盛開的態度更堅決:“守守,你到底是中了什么邪?你跟南方過得好好的,為什么要離婚?”

“媽媽,我不愛他。”

“你當初非要跟他結婚,媽媽就勸過你,說他并不是最適合的人選,但你一意孤行。如今既然結了婚,你就應該認真地對待婚姻,對待家庭。怎么可以這么輕率,說要結就結,說要離就離?你爸爸昨天打電話回來,問起你跟南方的事,我都不知道要跟他怎么講才好。守守,你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可以這樣幼稚?”

南方的媽媽則親自來見守守,語重心長:“守守,媽媽知道南方有這樣那樣的毛病,這幾年委屈你了。但一日夫妻百日恩,怎么隨便就說要離婚呢?是不是他在外頭胡來?你放心,媽媽一定替你教訓他。等他一出院,讓他陪你出國散散心,出去走走,換個環境,好不好?你們兩個啊,真是孩子氣,他爸爸最近被他給氣的……唉,守守,不管南方做了什么錯事,你看在媽媽面子上,先原諒他好不好?給他一個機會,他要是再不改,回頭讓他爸爸收拾他,好不好?”

連葉慎寬都罵她:“守守,你有點理智行不行?你知道離婚意味著什么?你忍心叫你父母為難成這樣?你就算不替別人著想,你總要替你父母想想,婚姻豈同兒戲!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是易長寧回來了,我告訴你,你要真為了那姓易的好,就叫他離你遠點!”

守守又驚又怒:“大哥,你要是敢動易長寧,我就死給你看!”

葉慎寬氣得拂袖而去:“鬼迷心竅!”

這樣不到一個月,守守很快瘦下去,過完年后上班,和江西一塊兒吃飯,仍是心不在焉。

阮江西看她拿著刀叉,把牛排切得細細碎,忍不住說:“你真是自尋煩惱。”

守守嘆了口氣,江西說:“我真受不了你,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!”

守守賭氣:“不管了,我要向臺里申請休假,出去度假。”

江西噗地一笑:“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去也要面對現實。”

守守說:“我沒有逃避現實。”

江西說:“你就繼續嘴硬吧你。”

話雖這樣說,其實年后電視臺正忙得不可開交,江西抽空去了趟醫院,看望紀南方--紀南方見著她倒挺高興的:“喲,你可是稀客,昨天辰松來了,今天你又來了,我都覺得自己是真受傷了。”

江西不過微笑:“我本來想跟守守一塊兒來,但她去青島錄節目了,最近他們忙得要命,你沒看到守守瘦的,臉只有巴掌大了。”

紀南方倒沒接著她的話往下說,反倒跟她開玩笑:“你怎么一個人來啊,不帶辰松一塊兒,你們倆吵架了?”

江西本來比他小幾歲,但跟他說話向來隨便,所以也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:“我跟辰松倒沒吵架,你跟守守吵架了吧?”

沒想到紀南方竟然笑了笑:“吵什么啊?我都同意離婚了,還有什么好吵的?”

江西倒沒想到他會這樣坦白,看他的樣子像是滿不在乎,不由得怔了怔。

紀南方卻已經轉開臉去,望著窗外,不知道是在看什么。江西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只見陽光晴暖,難得的好天氣,樹葉還沒有發芽,光禿禿的幾枝斜丫伸過窗前,仿佛工筆的幾抹疏影。她收回目光,卻看到床頭柜上放著一只紅色保溫桶,非常普通的塑料保溫桶,半新不舊,可是洗得很干凈,包括白色的手把,被洗得一塵不染。她想這不像是紀家的東西--正巧紀南方轉過臉來,看到她看那只保溫桶,不知道為何對她解釋:“一個朋友給我送了點雞湯來。”

江西知道他風流債不少,不過這樣的物件,真不像是他那些紅顏知己常見的作派,那些女人從衣著打扮到化妝,無一不精致得楚楚動人,哪怕往醫院送份雞湯,只怕也會用ZOJIRUSHI之類的精美飯盒。自己反倒是曾經在哥哥的病房里見過類似的保溫桶,尋尋常常,普普通通,卻那樣令人動容。這么一想起來,心底頓時好生難過。

江西沒在病房里耽擱太久,因為陪紀南方聊了一會兒,護士就來換點滴藥水了,她趁機告辭。出來就給守守打了一個電話:“你是真要離婚?”

守守被她劈面問了這么一句,只覺得沒頭沒腦,脫口答:“當然啊,你怎么突然問這個?”

江西嘆了口氣,說:“你們兩口子,也許真是配錯了。”

守守詫異:“你這又是發的哪門子感慨?”

江西說:“沒什么。”她頓了一頓,終于只是說,“守守,我只是希望你幸福。”

喜歡《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》嗎?喜歡匪我思存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