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小說網 > 婚姻家庭 >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> 第23章 我知道你很難過(7)

第23章 我知道你很難過(7)

小說: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     作者:匪我思存

明明只是出國去,不知道為什么,守守卻覺得難過,可是哭不出來,江西擁抱她,在她耳邊說:“不快樂就回來。”頓了頓,又說,“但你還是要永遠快樂,這樣即使你不回來,我也會去看你。”

她紅著眼圈點頭。

到了登機的時候,她最后一次擁抱父母,盛開和葉裕恒都伸出一只手來,緊緊地抱住她。

再怎么樣,也到了離開的時候。

機艙門口有空乘甜美的笑容,找到座位,坐下,空姐幫忙放置簡單的手提行李。龐大的空中客車,滿載著乘客,艙門關閉,飛機開始慢慢滑行,空乘開始自我介紹,進行安全示范。易長寧替她扣上安全帶,問她:“累不累?”

漫長的飛行還沒有開始,她已經覺得累了,乏到了骨子里,但卻搖了搖頭。

小的時候她曾經非常喜歡,和爺爺奶奶一起,還有父母或者其他家人,搭乘飛機去其他地方。長大之后,也和朋友一起,飛過許多地方。但是起飛的瞬間,當機身擺脫重力的瞬間,她還是覺得有一種潮水般涌來的孤寂與無助,仿佛這一剎那,被整個時空所隔離。發動機發出低沉聲音,飛機轉彎調整著航向,所有陌生的、熟悉的、一切一切都統統涌上來,淹沒著她,讓她鼻尖發酸,讓她喉間發澀,讓她下意識地緊緊抓住了座位的扶手。

易長寧一直很溫柔的注視著她,直到飛行平穩,大家解開安全帶。過道漸漸有人走動,守守也覺得自己太過于緊張,朝易長寧笑了笑。

“要不要喝水?”

她只是搖搖頭。

他似乎猶豫了幾秒鐘,但很快地說:“守守,如果你后悔,還來得及。”

她詫異地看著他。

而他語氣平靜:“一直以來,我一直覺得,我是這世上唯一能給你幸福的人。所以我盡了最大的努力,想要帶走你。不管任何人任何事阻攔,我都希望和你在一起。

“三年是不短的一段時光,但重新見到你的時候,我就知道,這三年不是我一個人熬過來的,你受的苦,你過的日子,不會比我好。從前我覺得你是小孩子,讓人疼,讓人愛。所以三年前我走開,以為是對你最好的方式。后來在長城上,我見到你的時候,我才知道,我做了怎么樣愚蠢的決定。我再也不會放棄,我不可以把你獨自留在那里。做這個決定之后,我考慮過很多事情,我考慮過很多人,我知道有些人和事會出現在我們當中,我們可能面對父母親人家族等等一系列的問題,但不管出現什么樣的情況,我絕不會再放開你。

“因為我一直認為,這世上不會再有人,愛你會勝過我愛你。

“我不知道如今你是怎么想,因為這陣子我們在一起的時候,你一直很沉默。我想你應該不知道,在你們離婚之前,紀南方和我見過一次面。我一直以為他會威脅我,或者會用其他的手段給我施壓。結果他只對我說了一句話,你知道他對我說了什么?他說,這三年來,守守一直在等你,她不容易,請你以后好好對她。

“我一直覺得,我會讓你最幸福,因為這世上,我最愛你。但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我就明白,這世上,也許我并不是最愛你的那個人,起碼,我不會是唯一的一個。

“前兩天我一直想問你,你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,跟我去美國。但是我很害怕你給出答案,我自認為不是個怯懦的人,而且人之所以怯懦,是因為明知道不會贏。我考慮過家族的壓力,親人的壓力,當我在接受調查,被限制出境的時候,其實是我最冷靜的時候。我一直想,這沒什么大不了,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。沒有任何人,沒有任何事,可以拆散我們。因為我知道,你會信任我,等著我。所以我自信坦然,即使是牢獄之災,也不能分開我們。我把我們可能面臨的問題都考慮過一遍,我把所有阻止我們的可能都猜測了一遍,我覺得我準備好了所有對策,我覺得我胸有成竹。我唯獨沒有想過,如果你,如果你愛上別人,那該怎么辦?

“你堅持了三年,我從來沒有懷疑過。但也許只是一秒鐘,你就已經變了。以前你看著我的時候,我在你的眼睛里,只能看到我自己。現在我看著你的時候,我看到更多的是彷徨和猶豫,我甚至覺得你是在逼迫你自己。起碼,你自己已經不知道了,你到底是愛我,還是愛紀南方。”

她看著他,只是看著他:“長寧……”

他豎起食指在唇邊:“聽我說完。

“當初我選擇離開你,是我這一生所做的最愚蠢的決定。我寄希望于后來,我甚至覺得,我們還有機會,重新開始。尤其是在三年后,見到你的時候。但有很多事情,不是一廂情愿的。我當初一廂情愿地以為,我離開是對你我最好的安排,結果給你造成那樣的痛苦。后來我又一廂情愿的以為,我們可以重新再來,但卻把你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。現在你一廂情愿的覺得,跟我去美國是最好的選擇,守守,你有沒有真的問過自己,你有沒有在剛剛醒來的一剎那,問過自己。這是你想要的嗎?你真的決定了嗎?

“如果你沒有一絲猶豫,如果你沒有一絲彷徨,今天我會非常高興地握著你的手,在飛機降落后,馬上直奔教堂去結婚。但我現在不敢這樣肯定了,你第一次讓我覺得怯懦。這么多年來,在工作中,在生意場上,在生活中,我都覺得怯懦是可恥的,當一個人開始怯懦的時候,他基本上已經輸定了。

“我們還有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,在這十幾個小時里,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,然后再做決定。

“因為我愛你,所以我希望你做出最正確的、最順從你自己心的決定。不管你怎么樣選擇,我都會覺得高興。因為不管你怎么樣選擇,我愛你,我希望你比我過得幸福。你要知道,在這個世界上,不是唯有紀南方可以做到,我愛你。”

守守看著他,他的眼睛明亮,就像天上最亮的星光,浮著碎的影,與她的臉,也許她又哭了,也許并沒有。他說了這么多話,與他平常說話的樣子沒什么兩樣,但她知道,這一切,于他,于她,是如何艱難而又困惑。

他曾經那樣愛過她,她曾經那樣愛過他,他們一直以為,對方是今生今世,唯一與自己契和的那一半,不可離棄,不可抗拒,歷經千辛萬苦,終究會在一起。

而如今,而如今,她看著他的眼睛,那樣秀氣濃密的長睫毛,像是湖邊叢生的杉林,含著微瀾的迷茫水汽。

沒有人知道,她自己也不知道,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,是怎么樣發生的。

他也許說的對,他也許說的不對,因為她的心是亂的,所以她沒辦法反駁。一輩子這樣久,將來也許是段很漫長的時光,他要跟她在一起,所以他需要她知道,她到底是怎么樣的決定。

“如果你真的考慮好了,下了飛機之后,我們就立刻去注冊。如果你有別的決定,下了飛機之后,你搭最快的航班回來。”

她只覺得哽咽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一定要知道。”他鼓勵似的笑了笑,“守守,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你一定要知道。”

她真的不知道,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。

她啜泣的樣子令他覺得心疼,他攬住她的肩,親吻她的額頭,動作輕柔。

“我愛你。”

比我幸福

“守守今天走了。”

等了一會兒,沒聽到電話那端有回音,葉慎寬又說:“我本來還指望你追到機場去呢。以前我覺得我夠傻了,現在有你墊底了。”

紀南方沉默了一會兒,笑起來:“是嗎?我還是覺得你比我傻。”

葉慎寬也笑起來,但只笑了一聲,就說:“日子總得過,南方,忘了吧。”

掛掉電話后,紀南方只覺得葉慎寬真的比自己還傻,因為之前他明明說過:“原來我以為這世上最容易的一件事,就是忘記。后來我總算明白了,原來這世上最難的事,才是忘記。”

他自己都做不到,為什么以為他就做得到?

紀南方沒有回家去,而是回了公寓。其實自從守守走后,他一直沒回來過這里,仿佛有點害怕,總覺得她就在這里,自己還會看到她。其實屋子里空蕩蕩,一如既往的一塵不染,花瓶里插著新換的鮮花,良好的公寓管理令一切似乎永遠整潔干凈。他站在門廳里看了看,仿佛松了口氣,沒有任何痕跡,他想將來要是不行的話,就把整堂的家具換掉,或者重新裝修。但此刻只覺得疲倦。

他泡了一個澡,結果因為太累,水溫又舒適,終于在浴缸里睡著了。醒來的時候水已經冰冷,凍得他直發抖,起來重新沖了個熱水澡,把頭發吹干,才回睡房去。

他猶豫了一會兒,終于在床上坐下來。動作很小心,仿佛怕驚動什么。

在那短短的幾天里,他曾經在每一個夜晚坐在這里,小心翼翼,怕她會哭著醒來。

她哭的時候很多,讓人心疼,整宿整宿他一直想,這樣自私地留住她,不如放手,讓她快樂。

床雖然大,但不是很軟,守守說過不喜歡這床--她說過的每一句話,他竟然都記得。站起來,走到窗前去,窗外就是陰沉沉的蒼穹,雨還沙沙地下著,但隔著雙層加厚的玻璃,聽不到雨聲。

抽完了煙,更加覺得無所事事,重新躺回床上去,枕頭上卻有若有若無的香氣,是洗滌劑的味道。他強迫自己睡著,但只睡了一小會兒,就醒了。

他爬起來,決定出去吃晚飯,于是打開衣帽間,心不在焉地找衣服。有些衣服剛從洗衣店送回來,私人管家打理得極好,分門別類早已經掛好。成打成打的襯衣、西服、長短大衣、T恤、禮服……一扇扇門打開來,都不是。

抽屜拉開,全是掛得整整齊齊的西褲與領帶。小抽屜里則是一格格的袖扣與領帶夾、會員徽章,看上去五花八門,就是沒有他要找的東西。

打開最后一扇柜門,這一格全掛著睡衣。底下的抽屜卡住了,他很用了一點力氣才拉開,原來在這里。那套格子小熊睡衣,很粉嫩的淺藍色,領子里面繡著三個小小字母:“YSS”。這還是她在寄宿學校時養成的習慣,所有的衣物,包括內衣,總會要求繡上自己名字的英文字母縮寫,所以后來她的衣服上,都繡著這三個字母。她在這兒住了那幾天,什么都沒有留下,就只這套睡衣當時送去洗了,等洗衣店送回來,她已經走了。

他看著這套睡衣,拿起來,睡衣底下還放著條絲巾。黑底子白色的圖案,非常漂亮,這么多年,一點顏色也沒有褪。因為真絲非常不好染,所以當時他查了很多資料,也試過很多辦法。最后打電話請教自己念碩士時的導師,老教授給他出了不少主意,最后染出來效果非常漂亮,如同印色一樣。他不愿意拿去工廠制版,所以自己動手。

他還記得,跟守守訂婚后正是初春,窗外桃花剛剛開了,一樹輕紅。他坐在窗前繪樣,一個心,再一個心,無數顆心形。畫得不好,推翻了重來,再重來……這么多年他從來沒有這樣專心過,心里只是在想,如果送給她,她一定會明白……

他在抽屜前面弓著身子太久,膝蓋漸漸發酸,站不住。腿骨上的裂縫,就像心上的那道傷,這么久,一直到了這么久,還疼。

過了一會兒,找了個紙袋,把衣服和絲巾都胡亂塞進去,然后拎著紙袋進了廚房,把紙袋整個兒塞進了垃圾桶。

他靠在廚房的料理臺上,又點燃一支煙,誰知第一口就嗆住了,咳得停不了,只好把煙又掐熄了。他蹲下去把垃圾桶蓋打開,一邊咳嗽一邊把紙袋拿出來,然后把那套揉得皺巴巴的睡衣和絲巾都掏出來。

他回到睡房去,仔細地把睡衣平攤在床上,把絲巾也一點點地撫平,指端仿佛還有溫柔的觸感,一如她的香氣,總帶了一點點甜。然后他又坐了一會兒,終于把自己的睡衣拿過來,套在那套小熊格子睡衣的外頭,然后,把那條絲巾,放在兩套衣服最里面,因為,那上面每一顆心,都是他親手繪的。

他知道這舉動毫無意義,但兩件衣服套在一起,就像一個人懷抱著另一個人,親昵無間。其實他幾乎從來沒有這樣抱過她,因為她不喜歡。

兩年前李安的《斷背山》全球公映,國內看不到,正好他有事要去香港,于是她跟著過去,只為看這部電影。

看到Ennis抱著Jack的衣服時,她哭得稀里嘩啦,他在一邊給她遞紙巾,只覺得好笑:“至于么?”她擦了擦哭紅的眼睛,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你懂什么?”

其實他真的懂得,即使她永遠也不會相信他懂得。

因為不可以,只好用這樣的方式,如此卑微,如此謹慎,就像兩個人可以一直在一起,就像兩個人真的在一起。如同最絕望的念想,其實是根本無法得償的奢望。

今生今世,永不分離。

喜歡《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》嗎?喜歡匪我思存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