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小說網 > 婚姻家庭 >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> 第13章 當時(4)

第13章 當時(4)

小說: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     作者:匪我思存

他答應了她,把防潮墊睡袋都拿進她的帳篷,就挨著她一并躺下。像豆莢里的兩顆豆子,這樣并排躺著,溫暖又安心。

他伸出一只手來摸了摸她的頭發:“睡吧。”

她的臉貼著他的掌心,很溫暖,就那樣重新睡著了。

徹底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,睡袋很暖和,她一時有點恍惚,仿佛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在哪里。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穿上沖鋒衣,拉開帳篷拉鏈,走出去。

敵樓里沒有人,油爐已經點燃,燒著一鍋水,水已經快開了,裊裊的白色水汽四散在空氣中。

守守走到敵樓門口,突然輕輕吸了口氣,微微瞇起眼睛。

天已經晴了,艷陽高照,而天地間一片白茫茫,一座座銀白的山峰,似戴著雪笠穿著白衣的巨人,而山峰上斷續的淺色長脊,是長城……所有的一切在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,陡峭險峻的城墻滾上了白邊,曲線變得柔和而優美。蜿蜒的長城似伏在堆堆銀山中的一條雪白巨龍,矯然生姿。

沒有風,整個世界安靜得不可思議,天地間的一切都像被這場潔白的大雪完全覆蓋了,包括聲音。

易長寧站在那里,并沒有回頭:“真美,是不是?”

是真美。

自幼滾瓜爛熟的句子:“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。望長城內外,惟余莽莽;大河上下,頓失滔滔。”

他喃喃地念:“山舞銀蛇,原馳蠟象,欲與天公試比高。須晴日,看紅裝素裹,分外妖嬈……”

江山如此多嬌……

眼前的景色令人震撼得無法移開目光,原來這就是雄渾壯麗,她微微瞇起眼睛,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看到的景色。昨天的劫后余生,原來能換來這樣的美景。

她開始有點明白,為什么葉慎容那樣熱愛潛水,每年在大堡礁總要待上兩三個月。這項運動明明危險得要命,全家人都強烈反對,可是葉慎容卻執意而為。

生命是如此脆弱,而世界是這樣美麗。

只是值得。

他回過頭來微笑問她:“肚子餓不餓?”

她點頭,他說:“來,我請你吃飯,不過只有方便面。”

他用鍋蓋吃方便面,樣子很滑稽,她忍不住笑出聲來,他說:“那你把鍋讓給我吃。”

“不要!”她生平第一次用鍋吃東西,怎么可以隨便出讓。

吃飽了,兩個人并肩坐在敵樓門口看雪景。

非常的安靜,聽得到積雪從松樹枝上滑落的聲音,有一只小松鼠從他們面前跳過去,遲疑地、小心地跳過去,在雪地里留下一排小小足印,最后一跳跳到城墻下的松林里去了。

她靠在他肩頭,仿佛一動也不愿意動:“這么大的雪,它出來干什么?”

他也沒有動,呼吸噴在她的發心上頭,有點輕淺的溫暖:“也許它的同伴來爬長城了,所以它只好出來找。”

“真是傻。”

“可不是,跟你一樣傻。”

她笑了一聲,結果將眼眶中的眼淚震動下來,掉在他的手背上。

“守守……”他的聲音很低,因為兩個人靠得很近。她覺得他的聲音仿佛是從胸腔深處發出的一種震動,他說:“我要告訴你一件事。”

她沒有動彈:“我不想聽。”

“守守。”他將她的臉扳過來,“你一定要聽,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,所以我一定要告訴你。”

她看著他,易長寧覺得很難過,因為那雙烏黑明亮的眼睛里,倒映著他的身影。他有點自欺欺人地轉開臉去:“守守,桑珊是我的小姨,桑宛宛,她是我的表妹。”

她的臉色頓時比外頭的雪更白,她身子微微往后仰,急急地尋找他的眼睛,但他一直沒有看她:“所以那時候我以為我們不可能在一起……你也不會跟我在一起……三年前我發現這件事情后,選擇走開。因為我知道你再沒辦法跟我在一起,可你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我寧愿你恨的那個人是我……”

她沒有辦法呼吸,只是痛,痛得連呼氣都難,而他根本就不看她:“我知道你一定恨透了我們一家人,你一旦發現,一定會恨透了我。所以我選擇離開,我寧可你是因為別的原因恨我……守守,如果你真的恨我,恨我小姨,恨宛宛,不如今天就在這里把我推下去,沒有人會知道我是怎么死的,他們只會以為我是雪后失足……”

她坐在那里,就像整個人都被凍住了一般,最后她站起來,有點搖搖晃晃的,仿佛山嶺上的那些松樹,承積了太多的雪,顯得不勝重負。她往前走了兩步,起初走得很慢,最后她步子越來越快,她奔跑起來,像是發了瘋一樣,只往前跌跌撞撞。山勢很陡,積滿雪的城墻很窄,她直直地沖下去,像是要沖到懸崖下去。他追上來,想要拉住她,她死命地甩開他,踉蹌著朝前跌倒在雪中,他想把她抱起來,但她用力掙扎,兩個人在雪里廝打。

有什么東西在拉扯中從他身上飛了出去,兩個人都顧不上,她掙不開他的手,胡亂地狠狠地朝他手上咬了一口,他痛極了也不肯放,她拼命朝著山下茫茫大雪撲去。他死命地從后頭抱住她,連聲音都在發抖:“守守!我求你了守守,你別這個樣子。”

他從來不曾有過這樣的口氣,他那樣驕傲的一個人,卻這樣哀求--她淚流滿面,看著腳下踩著的東西,原來是他的錢夾,已經跌得攤開來,露出里面的照片。曾經那樣高興的兩個人,臉挨著臉笑得燦爛如同陽光,眩目地映在雪地上。

當年她親手將這張合影夾進他錢夾,說:“永遠不許拿下來,這樣你一花錢就可以看到我,你就會努力掙錢,掙錢給我花。”

他笑著吻她:“永遠!”

她想起那天在咖啡館,他不肯付賬,不是因為信用卡真的出了問題,也不是因為沒有零錢,只是因為他不肯當著她的面,打開錢夾。

他是怕她看到這張照片。

心底深處有什么痛楚再次支離破碎,仿佛整個世界漸漸分崩離析--她寧可他早就把這照片撕了,或者扔了,他是真的變了心,再不愛她,再不回來。而透過模糊的淚簾,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清晰。她胡亂地抹了一把眼淚,就那樣惡狠狠地抓起大團大團的雪塊往他臉上砸,往他身上砸:“三年前你不問我,你就把我推開。你憑什么再來問我?我恨你!我就是恨你!你去死!你怎么不去死!你去死啊!我恨透了你!我就是恨你!你怎么不去死!你現在就去死!”

他不再躲閃,無數雪塊像是紛揚的霰彈,劈頭蓋臉地,那樣痛恨的狠狠砸上來,砸在他頭上,砸在他臉上,砸在他身上,他一動不動半蹲在那里,任由她砸著,最后她筋疲力盡,四周的雪都被她抓光了,他頭上、臉上、身上全是白乎乎的雪塊。她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他一言不發把臉上的雪抹去,然后走過來,帶著一種近乎野蠻的力氣,一把抓起她,攬著她的腰,就那樣狠狠吻下去。

隔了三年,隔了漫漫三年,一千多個日日夜夜,那樣冰冷的嘴唇,卻有著今生最渴望的溫暖。兩個人都有一種盡乎絕望的心境,越吻越傷心,只是來不及,只是不能夠,像是再沒有從前,再也沒有將來。什么都不可以,那樣絕望,她本能地抓著他的衣襟,像是要從他身上得到最后一絲依靠。

最后他放開她,他的睫毛上有晶瑩的一顆水珠,仿佛是雪,被他們的鼻息融化,盈然地在他烏黑濃密的長睫上,搖搖欲墜。

她想起那支筆,他微閉著眼睛,整間禮堂幾乎可以看見每一根睫毛滑過銀色筆身,而他的笑容在那一剎那稚氣如同天真。隔了這么久,還是這樣清晰,就像一切如同最初,從來不曾改變。

他還牢牢抓著她,他的聲音清晰低沉,卻十分有力,如同他的手指:“守守,我不會去死,因為從前我不知道,我沒有把握,我以為你還小,你不會像我愛你一樣愛我。所以我做了錯事,我把你推開,我以為我可以獨自承受,我以為你離開我會過得快樂。但今天,不,昨天晚上,看到你從風雪里跌跌撞撞走進來的時候,你昨天半夜驚醒叫我名字的時候,我就下了決心,我再不要把你推開,我再也不要讓你這樣傷心。我愛著的女人,我再不會讓她吃這種苦。這世上沒有任何人,任何事,可以把我們倆再分開,哪怕你真的恨我,我也要你一輩子在我身邊恨我!如果你要我去死,也得等我好好愛完你這輩子之后,再讓我去死!”

她聲音輕得像是被風吹過的霰雪:“我不愛你了,我真的不愛你了,你不用可憐我。”

他目光哀涼:“守守,不管你還愛不愛我,我再不會放手。你覺得我卑鄙也好,無恥也好,我再不會放過你。”

她唯有絕望:“可是你結婚了,我也結婚了。”

“我沒有結婚。”他急急忙忙把她的臉捧起來,“我想讓你少痛苦一點,我想盡快讓你忘記我。所以我合成了那些照片,把它放在一個假的網頁上,然后設置好程序,只要你一登陸,就會自動轉向那個假網頁。我騙了你,那是假的,守守。你罵我,我干出這樣的事情來,守守,你罵我吧。”

看到網頁的那一瞬間,她曾經寧愿用整個世界去換取,換取那只是個騙局,換取那只是個夢境。如今親耳聽到他說,那真的只是個騙局,她卻沒有辦法呼吸,心里就像是放在油鍋里煎,無數沸騰的滾油,一次次翻滾著淋上來,痛不可抑。太陽照在雪地上,那樣刺目,刺得她只能閉上眼睛:“可我真的結婚了。”

“守守,你不愛他。”他把她抱起來,攬進自己懷里,“你昨天跟我說過,你一點兒也不愛他。況且他那樣不尊重你,對不起你,一點也不珍惜你。”

“我跟他結婚了。”

“那就跟他離婚。”他語氣溫和,卻有一種不能置疑的堅定,“我要你!我要你一輩子跟我在一起!”

這是她的易長寧,這是她最熟悉的易長寧,確定目標后便義無反顧,那樣篤定,那樣堅決,這世上沒有人可以動搖他。

她漸漸語無倫次:“媽媽……媽媽她會傷心的……她只有我了……”

“她最高興的事情應該是你找到你自己的幸福,而不是跟她一樣,守著虛偽的假相過一輩子!”

“可是媽媽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那就永遠不要讓她知道。”他很冷靜地說,“如果他們給你壓力,就讓他們都沖著我來,一切都是我的錯,三年前我錯了,但這次我不會再錯。”

她沒有力氣與他爭辯,也不想要與他爭辯。

眼前白茫茫的只有雪,天地間一片寂寥。

有他在身邊,抱著她,握著她的手,天地之間,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她只想時光就此停駐,歲月在一剎那永恒。

她寧可就這樣,就好。

她寧可永遠也回不去了,像這些雪,被太陽曬化在這山上,就好。

她說:“我不想再說了,好不好?”

他說:“好。”

兩個人坐回敵樓前,就那樣肩并肩坐著,看太陽漸漸升上來,升到頭頂,她一直沒有動,他將她攬在懷里,也沒有動。

只有他們兩個人,仿佛天荒地老,一夜白頭。

他們帶的食物并不多,如果再下一場雪,也許他們真的會死在這里。

她覺得死在這里也好,和他在一起,死在一起也好。

雪地反射著陽光,看得太久,幾乎令人眼盲,最后有小小的黑點在極遠處移動,她幾乎以為自己真的盲了,所以眼睛出了問題。

易長寧也動了一下,她問:“那是什么?”

他說:“不知道。”

她懶得再問,偎依在他懷里,他也沒再說話。

黑點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近,原來是好多人,都是武警,守守這才動彈了一下,從易長寧胸口抬起頭來。武警戰士們看到他倆更驚詫了:“你們是什么人?在這兒干什么?”

“爬長城的。”易長寧答。

為首的似乎是班長,看了看敵樓里的兩頂帳篷,又看了看他們兩個,說:“麻煩你們把證件拿出來。”看過易長寧的護照和守守的身份證后,他將證件還給他們,“說不定還要下雪,你們兩個快把東西收拾一下,跟我們下山。對了,有沒有看到一隊學生?有個學生攝影隊在長城上失蹤了。”

守守想起來,于是告訴他:“昨天下午我碰見他們了,他們比我走得快,我沒追上他們!”

“你們快收拾!”班長很干脆地說,“跟我們下山,留在山上太危險了!”

另幾個戰士已經不由分說,開始幫忙動手替他們拆帳篷。易長寧跟守守只好也動手收拾,戰士們果然行動利落,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,一個人幫守守背上登山包,另一個還要幫易長寧,易長寧說:“謝謝,我可以,我自己來。”

于是班長指定兩個人護送他們下山,帶著余下的人繼續往前搜索那隊學生。

下山的路很難走,幸好戰士就是當地駐軍,對地形非常熟悉。砍了兩根松枝給他們當登山杖,帶著他們一路往下走。有些地方山勢陡峭,雪后路滑,戰士在前面接,易長寧在后面托,守守才得以安然爬下去。

很狼狽,也很辛苦,一直到天快黑了,才到了山腳下。

四個人都松了一口氣,遠遠看到有稀稀落落的燈光,兩個戰士說:“你們自己進村去吧,我們還要回去。”

易長寧和守守十分感謝,兩個戰士很靦腆,揮了揮手就走掉了。

易長寧牽起她的手,說:“走吧,我們去吃晚飯。”

路很難走,雪被車碾人踩,十分泥濘。這個村子里也有間客棧,而且客棧里很熱鬧,來了好多攝影客,都是來拍長城雪景的,大家議論著失蹤的那隊學生,都很擔心。已經沒有什么菜了,老板娘給他們煮了兩碗面,臥了兩個荷包蛋,守守竟然吃得香甜。易長寧于是把自己碗里的一個荷包蛋也撥給她:“我不喜歡吃。”

她瞪了他一眼,可是也不能夾回去,只好吃掉。

老板娘在一旁看到直笑:“小兩口真恩愛。”

不知道為什么,這句話令守守覺得難堪。

她慢慢地把筷子放下來,易長寧很敏感地發現了,他說:“不想吃就不要吃了。”

客棧里只有一間房了。

老板娘倒沒覺得有啥:“正好,最后一間了,給你們小兩口。”

還是土炕,燒得暖烘烘的,而且只有一條被子,好在鋪蓋看上去像是新的。

易長寧打開背包,將兩個睡袋都取出來,鋪在炕上,然后問她:“你睡哪邊?”

她說:“都可以。”

他出去了一會兒,拎了個開水瓶回來,說:“湊合著洗個臉吧。”

墻角有只塑料盆,不過看上去很可疑,她決定不用了。他拎著毛巾淋濕了遞給她:“擦擦算了。”她伸手去接,他突然又說,“小心燙!”拎著抖得不燙了,才遞給她。

守守第一次覺得熱毛巾擦臉還是挺舒服的,雖然已經兩天沒洗澡--不過她累得夠嗆,這輩子沒這么臟過她也打算忍了。難得出門吃苦,她早就有思想準備。

她和昨天一樣只脫了沖鋒衣,就鉆進睡袋里。

易長寧也草草洗了把臉,不一會兒也上炕來,和衣鉆進另一個睡袋里。

他上炕前把燈關了,屋子里一片漆黑,但沒過一會兒,守守的眼睛就適應了,隔著窗簾,外頭透進來點清冷的光,也許是月光,也許是雪。

走了大半天的山路,本來很累的,但不知道為什么睡不著。

易長寧也沒有睡著,因為她看到他的眼睛。

他問她:“怎么還不睡?”

她說:“我害怕。”

不知道是在害怕什么,但心底真的有種恐懼,仿佛知道來日,他們要面對的艱辛困苦。

他笑了一聲:“傻丫頭。”從睡袋里伸出手來,摸了摸她的頭發,“快睡吧。別胡思亂想,有我呢。”

他的掌心很溫暖,她將臉貼在上面,過了很久很久,他也沒將手抽開,她迷迷糊糊地說:“長寧,我明天回家,跟他們說。”

“好。”他的聲音就近在咫尺,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,“你先睡,明天的事明天再說。睡吧。”

她嘆了口氣,終于睡著了。

第二天仍是個晴天,他們租到了一部面包車。

路很難走,一路顛簸,守守沒有睡好,早餐也幾乎沒吃什么,臉色更難看。窩在后座只覺得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樣,易長寧攬著她,雖然沒有說話,可是也很著急。

到了城里他去給她買了胃藥,然后找了間餐廳吃飯,坐下來點菜她根本沒胃口:“我不想吃。”

“回去走高速也得幾個小時。”他像哄小孩,“不吃會暈車的,喝點湯好不好?我看到菜單上有魚湯。”

勉強吃下去的東西果然不行,他們包了一部出租車,沒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她就不行了,吐了又吐,司機打著尾燈雙閃停在應急車道上,她幾乎將膽汁都吐出來。她從來暈車沒有暈得這么厲害過,葉慎容動不動跑到時速兩三百碼,她也沒像這樣。

好容易熬到下高速進市區,他問她:“我送你回家好不好?”

喜歡《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》嗎?喜歡匪我思存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