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小說網 > 婚姻家庭 >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> 第2章 離開愛的日子(2)

第2章 離開愛的日子(2)

小說: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     作者:匪我思存

“哦?”他有意逗她,“那我做什么虧心事了?”

“你自己心里有數。”

這可把他難住了,左想右想,最后還是老實承認:“我真不知道。”

“張可茹。”她提醒他。

“張可茹?她怎么了?”

“她現在在醫院里。”

“噢。”這下他明白了,“你替她打抱不平來了?”

頓時覺得好笑,打開煙盒取出一支來,隨手在桌上頓了頓,然后點上火,在一片灰色的煙霧迷漫里,他仍舊是那種毫不在意的腔調:“你怎么跟她交上朋友了?”

“那你甭管。”守守看著他漫不經心的樣子,突然覺得有點灰心,“反正你這樣不對。”

“那你說我該怎么樣啊?”他忍住笑意,“我最后還送她一套房子,小三百萬呢,她要再不滿意,那胃口也忒大了。”

“她不是要房子,更不是要你的錢。”

“那她要什么啊?”

“她不是要錢,她就要你。”

“我?”紀南方嗤之以鼻,“她要得起嗎?”

守守突然舉手就將一整杯咖啡潑向他,紀南方一時沒反應過來,褐色的咖啡順著他的衣領淋淋漓漓往下滴,她有種歇斯底里的失控:“憑什么?你憑什么這樣說?就是因為她愛你,你就這樣踐踏她?她真心實意地愛你,不是因為你是什么人,有多少錢,而你憑什么,憑什么就這樣說?你懂得什么叫愛情嗎?你知道愛一個人是什么樣子嗎?”她的眼睛在熒熒的燭光中飽含著溫熱,“她沒有做錯任何事,她不過就是因為愛上你,所以比你卑微,比你渺小,被你輕蔑,被你看不起,被你不珍惜……”說到這里,她突然迅速地低下頭去,過了幾秒鐘,她重新抬起臉來,“對不起,三哥,我先走了。”

不等他說什么,她已經倉皇得幾乎像逃一樣,匆匆忙忙抓起手袋就走掉了。

她很少叫他三哥。

還是很小的時候,想要吃巧克力,可是她在換牙,家里人不許她吃。她站在糖果罐前面,看了好一會兒,是真的很想吃,最后才有點怯意地叫他:“三哥……”

他當時好像“哼”了一聲,有點不屑地抓了兩塊巧克力給她:“別說是我給的。”

在他的記憶里,她一直是個小丫頭,跟在葉慎寬、葉慎容還有自己的后頭,像個小尾巴,討人厭,惹他們煩。因為是女孩子,偏偏又要照顧她,麻煩得要命。

是什么時候,小丫頭就長大了,而且比以前更麻煩?

他追了出去,她走得很快,就那樣一直往前走,疾步往前走,他覺得不對,顧不上開車,快步追上去,終于抓住了她的胳膊:“丫頭!”

她似乎被嚇了一跳,回過頭來,竟然是淚流滿面。

他也吃了一驚,因為在他的記憶里,她雖然是女孩子,可是并不嬌滴滴,相反有一種執拗的倔強,從小到大,他沒見她哭過幾回。

“守守。”他問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她嘴角微動,仿佛想要說什么,可是最后什么都沒有說,只是站在那里,默默流淚。他們站在繁華的街道旁,每一盞路過的車燈都仿佛流星,那樣多,那樣密,透過模糊的淚光看出去,五顏六色,光怪陸離,就像一條河,泛著燈影光色的河。而她除了掉眼淚,什么都不能做,什么也做不了。

她愛的那個人,已經不顧一切而去,這輩子也不會再回頭了。

他那樣傲慢,那樣狠心,硬生生拉開她的手:“葉慎守,我已經不喜歡你了!你別纏著我行不行?”

她沒有做錯任何事,她不過就是因為愛上他,所以比他卑微,比他渺小,被他輕蔑,被他看不起,被他不珍惜……

她滿心歡喜,以為遇上這輩子等了又等的那個人,可是那個人卻一舉手,就將她推倒在地。如果他不曾愛過她,為什么原先對她那樣好,給她希望,給她承諾,到了最后一剎那,卻翻臉絕情。把她撇下來,孤零零的一個人,在這城市里,在這世上,從此把她撇下,再不管她。

她哭得像個孩子,氣噎聲堵,連氣都透不過來,只是嚎啕大哭,在這車水馬龍的街頭。從小她就被教導,女孩子要自重自愛,不管任何場合、任何情況,尤其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。可是她受不了,她真的受不了,她第一次愛上一個人,好比小孩子,頭一次嘗到糖的甜,可不過片刻又被生生奪走。他竟然撇下她,那樣殘忍地撇下她。

紀南方第一次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,有很多女人在他面前流過眼淚,也有很多女人哭著離開他,可他并沒有想過守守會在自己面前哭。在他心里,她不過就是那個倔強的小丫頭,其實她現在仍像個孩子,就像孩子一樣在哭泣,用盡了全部的力氣,哭得連身體都在微微發抖。他想,什么事情會如此痛苦,讓這個無憂無慮的小丫頭泣不成聲?他將自己的手帕給她,可是她不接。已經有路人頻頻側目,他問:“守守,先到我車上去好不好?”

她只是哭,他半強迫地把她弄到自己車上去,她似乎想要抓住什么,可是什么都沒有,所以只抓著自己胸口的衣服,那樣用力,他一度誤以為,她是想把她自己的心揪出來一般。她哭到蜷成一團,像小小的嬰兒,又像是很弱小的什么動物。起先的嚎啕漸漸失了力氣,最后只余下嗚咽,直哭得嘴唇發紫。他有點擔心她會暈過去,只好把她抱起來,像抱小孩子:“守守,你別哭了,守守……”

他一聲接一聲喚她的小名,她全身還在發抖,像小孩子閉住氣了,隔了好久,才抽噎一下,抓在自己胸口的手指終于松開了,可是旋即又抓住了他的衣襟,像只小小的無尾熊,軟軟地趴在那里。他小心地問:“我送你回家好不好?”

她的嘴唇仍在哆嗦,終于哽咽著說出一句話來:“我不回去。”

“那你先別哭了。”他有點擔心,又有點說不出的心煩意亂,“你吃過晚飯沒有?我請你吃飯好不好?”

小時候她就嘴饞,長大后依然這樣,葉慎寬、葉慎容一得罪她就請她吃飯,他也一樣。

“我不要吃飯。”她抽噎了一下,手指仍緊緊抓著他的衣襟。紀南方終于想起來,這還是她五歲時候落下的毛病。那年夏天天氣很熱,他們在北戴河,一群孩子玩得瘋了,連漲潮都忘了。她一個人陷在水深處,眼睜睜看著海浪撲過來,連哭都忘了。最后被救上來的時候,她緊緊抓著大人的衣襟,就像現在這樣,半晌都沒有緩過氣來,更別說哭了。后來只要受到大的驚嚇,或者傷心的時候,她總是下意識會抓著人,仿佛即將溺斃的人,有一種絕望的驚慟。

紀南方開車在內環上轉了一圈,又問她:“我送你回家?”

守守哭得精疲力竭,連臉都是腫的,近乎固執地搖頭,只不想回家去。

紀南方沒有辦法,只好就近下了輔路,將車一直往前開。

守守蜷在后座,覺得有些累了,迷迷糊糊倒想睡了。只合了一會兒眼,紀南方已經把車停下來,輕輕拍著她的臉:“守守,醒醒。”他的聲音很低,有點像她的大表哥。小時候有次她不聽話,被外婆關在琴房里,表哥從窗外給她遞零食,就像現在這樣,低低地叫她的乳名,偷偷塞給她好吃的曲奇餅。她睡得有點迷糊,睜了睜眼,看到是紀南方,一時不太想說話。

是一幢公寓,他們從地下停車場直接上樓去,私人管家在電梯門口等,中規中矩的英式作派,說的卻是中文:“紀先生,晚上好。”

守守想起有次去葉慎容那里,私人管家也是站在電梯門口,開口卻是英文。她一想到電影里口沫橫飛的臺詞:“一口地道的倫敦腔,倍有面子。”就忍不住要笑,只好拼命繃著臉,越忍越忍不住,笑得那管家都有點莫明其妙了,不過專業素質就是專業素質,饒是她笑成那樣,仍舊彬彬有禮,報之以禮貌的微笑。

管家替他們開門,復式,很寬敞,客廳一面全是弧形的玻璃窗,足下是燈海一樣的城市夜色。

“沒多少人來過。”紀南方說,“回去也別告訴我媽有這地方,省得她啰唆。”

她知道,哥哥們也有這種地方。狡兔三窟,偶爾偏要尋個僻靜,所以總留著最后一窟不讓人知道。

他將盥洗間指給她看,讓她去洗了臉。出來后他也已經把被她潑了咖啡的衣服全換掉了,穿了件寬松的套頭毛衣,她很少看到他穿成這樣,長手長腳,倒有點像學校里的師兄們,顯得很年輕,像大男生。她不由得多打量兩眼,他只問她:“你還沒吃飯吧,想吃什么?我給你弄。”

這可把她給震驚了:“你?會做飯?”

“你可把我想得太能耐了,”他忍不住笑,“我只會訂餐。”

“那我要吃比薩,十二寸的,辣的,咖喱至尊好了。”

“垃圾食品,小孩子。”

“我今年都滿二十歲了,馬上就二十一了,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這句話真正逗得他大笑起來:“喲,都二十歲了。”

她沒有力氣跟他吵架,狠狠瞪了他一眼,大搖大擺地參觀起屋子來。客廳轉過走廊是一間視聽室,一堆器材擱在那里,她專業多少沾邊,放眼望去全是發燒級中的極品,忍不住批評:“燒錢!”

“錢掙來就是花的。”他仍舊是那種漫不經心的調子,“不花錢掙錢干嗎?”

視聽室旁則是偌大的CD室,三面墻從天到地,密密匝匝,眼花繚亂全部是CD,分門別類,放置得整整齊齊。這房子本來就高,架子從地面一直抵到天花板,更顯得氣勢恢弘,看上去像國家圖書館的音像資料室,又像是唱片公司的CD倉庫。她隨便打量了一下,就看到心愛:“這張借我。”

“不行!CD跟老婆不外借。”

“小氣!”她氣惱,“再說你有老婆嗎?等你有了老婆再說這話不遲。”

她跟他一吵架就肚子餓,幸好訂餐及時到了。酒店服務生一直送到餐廳,擺好餐具才離開。結果她面前那份是海鮮飯,她不滿:“我要吃比薩!”

“小孩子乖乖吃飯!”

她拗不過,只好坐下來吃,折騰了大半宿,也確實餓了。海鮮飯很好吃,用料實在,味道也地道。他吃的是牛扒,餐盤旁擱著杯紅酒,她不假思索拿起來一仰脖子就喝掉了。

紀南方一怔,她已經喝完了,拿餐巾拭了拭嘴角,烏溜溜的大眼睛只望著他,十分無辜的樣子。

“這是82年的Latour。”

“那又怎么樣?”

“有你這樣牛飲的嗎?”

“假洋鬼子,假作派!我為什么非得把舌頭卷起來,一點點地啜?”她一邊說,一邊做了個卷舌頭的鬼臉。把舌頭真正卷得像小管,又像是一條蛇,小小的,紅色的,帶著異樣的妖艷,或許有點涼涼的果子香氣,其實是酒香。紀南方只覺得真像條小蛇,似乎嗖嗖地往人眼睛里鉆,爾后又往人心里鉆。

他一晚上都有些心浮氣躁,到這時候終于忍無可忍:“葉慎守,你安靜會兒行不行?”

話出了口他又后悔了,但守守并沒有放在心上,反倒自以為是笑瞇瞇地問:“你今天打牌輸了錢是不是?”

他從鼻子里笑了一聲,未置可否。

吃飽了,守守也覺得高興一點了,無所事事地窩在視聽室沙發里,抱著膝看他蹲在地上調試功放。沒想到平常最修邊幅的紀三公子,還有捋起袖子干活的時候。他低頭認真做事,有幾縷額發垂下來,并不顯得凌亂,反倒看起來順眼很多,起碼守守覺得順眼很多--她永遠覺得哥哥們的朋友太穩重、太無動于衷,個個好似泰山崩于前不色變,多可怕。

“放蔡琴的《被遺忘的時光》。”她躍躍欲試,“看看是不是真的高音甜,中音準,低音勁。”

他頭都沒抬:“要聽自己去找。”

她一想到那堆山填海樣的CD就頭暈:“太多了,怎么找啊?”

“C字欄,往右第四格或第五格,都是她的CD。”

她一時矯舌:“這么厲害,你都記得?”

他仍舊頭都沒抬:“該記得的東西,我從來都記得。”

是誰在敲打我窗

是誰在撩動琴弦

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

漸漸地回升出我心坎

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

慢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

……

窗外仿佛真的有一點雨聲,其實這城市的秋天很少下雨,但窗上有輕微的聲音,或許是風。

守守覺得自己快要睡著了,倦倦地望去,墻上全是一方一方金字塔形的吸音棉,像是小時候吃過的一種巧克力,一格一格,凸出小小的尖,入口卻是溫軟的,帶著可可脂特有的滑膩香氣。

紀南方坐在沙發另一端,點燃一支煙,淡淡的白色煙霧彌散開來,他的眼神有點飄忽。

“你一定是想起舊情人了。”守守微帶憐憫,又有點唏噓的樣子,“這首歌真惆悵。”

今天晚上他確實有點沉默,但聽到她這樣說,他臉上是一種啼笑皆非的樣子:“你胡說八道什么?”

暖氣太暖,她本來趿著他的一雙拖鞋,太大,索性褪掉,將腳蜷起來,窩在沙發里:“我大哥每次想起那位姐姐,就會聽一張黑膠碟,名字叫《Kinderspiele》。他在香港認得她,當時大哥在碟店淘碟,他和那位姐姐同時看中這張,相持不下,連老板都沒有辦法,最后他開價高,買下來。那位姐姐生氣得要命,沒想到大哥買下來后,當場就送給了她,兩人就這樣認識。真浪漫,像電影對不對?”

他撣了撣煙灰,問:“后來呢?”

“后來--”她眼珠子一轉,“后來的事你都知道。哼!你甭想騙我出賣我大哥,然后再拿這猛料去笑話他。”

他笑了一聲:“這么輕易就看破我的企圖,太沒勁了。”

她覺得很安心,像是小時候和哥哥們待在一起的感覺。她十二歲就到英國去,當時陪著她飛越重洋的是葉慎容。他那時也在英國念書,半大不小的兩個孩子,在異國他鄉真有點相依為命的感覺。雖然物質上豐沛,可是精神上其實很孤獨。同學朋友雖然多,在一起也十分熱鬧,但那是不一樣的。其實自幼她父母工作忙,很少會過問她,她有什么煩惱,也都會對哥哥們講。她父親排行最末,伯伯們個個又都生的是兒子,只有她父親生了她這么一個女兒,所以從小哥哥們將她愛護得很好。

蔡琴還在一遍一遍地唱,低沉醇厚的女音:“那緩緩飄落的小雨,不停地打在我窗,只有那沉默無語的我,不時地回想過去……”

環繞效果太理想,幾乎聽得清蔡琴的每一次換氣,每一聲呼吸,聲線如同飄散的小雨,帶著些微涼意,漸漸滲入人心底。

守守托著腮,紀南方似乎也走了神,因為他手里的煙灰積了好長一截,都一動未動。

“紀南方……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你真的沒有想起誰?”她拉住他的胳膊,輕輕搖了一下,“不會的,不可能的,你一定是想到某個姐姐,所以才會這樣發呆。”

“真的沒有。”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,“小丫頭別胡說八道。”

“別弄亂我的劉海。”她有點不太高興。原來她一直留長發,前不久終于剪掉了,剪得極短,絨絨的像朵蒲公英。

因為易長寧說過喜歡她長發的樣子,所以她就把頭發給剪了。

那樣賭氣,可是有什么用處,易長寧永遠也看不到了。

他們聽了好幾張CD,夜深人靜,守守真的倦了,困得眼睛都睜不開。起先還東倒西歪,偶爾跟紀南方說句話,最后漸漸靠在他胳膊上,睡著了。

紀南方有點發怔,她絨絨的頭發就貼在他衣服上,軟得幾乎像朵云,或許伸一伸手,它就會消失殆盡。而她的臉卻是真實的,長長的睫毛,像兩把彎彎的小扇子。這樣一低頭,就可以望見黑絲絨似的,一根一根的睫毛。很長,很清晰,像是被誰精心一筆一筆描出來,幾乎像假的一樣。其實她哭過,洗過臉后又沒有化妝,臉上很干凈,有一種少女的盈潤光澤。他也見過不化妝的女人,但總覺得像是缺了點什么,即使再美的美人仿佛也有點失色。可她這樣干凈,又這樣精致,連呼吸里都帶了一點點甜,讓他想起她剛剛那個鬼臉,小小的紅舌頭。

他猛然搖了一下頭,突然有種想給自己一巴掌的沖動,不假思索伸手把她搖醒:“守守,別睡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她惺忪地睜開眼,看了看腕表,只覺得渴睡:“都快三點了……我就在這兒將就一下得了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他態度蠻橫,“我送你回家,這兒沒客房。”

“那我就睡沙發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那我睡你床。”她口齒不清,思維卻還清楚,“你睡沙發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你很煩呢。”她嘟囔,將自己往溫暖更深處擠了擠,重新睡著了。

醒來的時候腳都有點腫了,因為穿著牛仔褲,睡了整夜,連身都沒有翻。

守守想了好一會兒,才想起自己是在哪兒。

喜歡《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》嗎?喜歡匪我思存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