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萬物生長 > 第25章 概率統計(1)

第25章 概率統計(1)

小說: 萬物生長      作者:馮唐

我實在累了,我不是一個樂觀的人,但是在事實證明我完蛋之前,我不會費心去計算我完蛋的概率。

在我和我的女友初試云雨之后,我經受了她長時間的拷問。她要確切地知道,我在初試云雨之末,雨是射進了云中,還是揮灑向大地。

“你到底射沒射進去?”我的女友笑起來很美麗,但是當臉像抹布一樣甩下來,兩腮垂肩,你會感覺烏云遮頂,暗無天日,無數種沉重讓人抬頭困難。

“我記不清楚了。我當時還是個處男,我在短短的時間里經歷了很多生理變化,承受了很多心理壓力。我腦子沒有那么好使,我記不住了。”

“你腦子很好使,你記得住好些女生的生理心理細節,我對你很熟悉。我問你,你到底射沒射進去?”

“我真的記不清了。我當時在生病,一天上了二十趟廁所,把腦漿子都快拉出來了,還能記得什么?你知道的。”

“我不和你開玩笑。我告訴過你,我當時是危險期,我三天前就應該倒霉了,但是現在還沒來。我身體很好,我向來是很準的。如果出了問題,對我們都有很嚴重的后果。”我的女友特地強調了“我們”二字,“你必須仔細回憶,你那天到底射沒射進去?我們好商量對策。”

宿舍里暖氣很足,我還是打了個冷戰,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我女友說她很準,那就是很準,月亮的圓缺和潮汐的漲落都根據我女友的周期校對調節。書上說的,好些顯然是假的。外國的****,那些男男女女肯定在演戲,使勁兒裝狂野,和瓊瑤愛情片的少男少女使勁兒裝清純一樣。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如此無趣,之后又這樣麻煩,我那天鬧肚子拉出大腸也不會干的。我想,豬八戒要是事先知道,人參果還沒拍黃瓜好吃,一定不會扛了釘耙跟唐僧去取經。

“我想應該沒有問題。第一,我沒有那么挺。我老媽說,我從小就體弱多病,復興門兒童醫院的傳染病房都住全了——從腮腺炎到甲型肝炎。我沒有那么茁壯,能一槍中的。你如果不信,我有其他遺傳學輔助證據,支持以上論點。第二,你沒有如期倒霉可能另有原因。倒霉是一個和心理因素聯系緊密的生理現象。我想你在那次之后,長期高強度的焦慮很有可能會影響你的生理周期。我姐姐告訴我,她每次慘遭拋棄,黯然神傷,都會有一到兩個月月經失調,忽長忽短,淋漓不凈。相反,她每次拋棄別人,只會有一兩頓飯食欲不振,一兩天后,重新生龍活虎,活色生香。從中得到一個與今天談話主旨無關的結論,為人心狠,先下手為強,沒有壞處。第三,根據我殘缺的記憶,我沒有射進去。全過程之中,你的褲子沒有全脫,鞋還穿著,你穿的是牛仔褲,根本沒有松緊,你的腿又不瘦。另外,我天賦一般,我不是謙虛,我一周在公共澡堂洗兩次澡,我不特意觀察,也能看到。厚樸不算,他使一種我不知道牌子的洗發水,瓶子上一個半裸美人,厚樸一邊洗澡一邊看,他的東西永遠都是立著的。而且,我當時正病著,好漢不敵三泡稀,我的元氣不夠。所以說,即使我明白你的兩腿之間不是我的東西該停留的地方,我也沒有足夠的長度深入。沒錯,我想起來了,我的東西基本上沒在里面,因為我當時一直感到風從胯下升起,冷颼颼的。如果我的東西一直包在你里面,不會如此。”我停下來喘了口氣,自己都佩服自己,語言嚴謹,邏?嚴密。

“你真的確定,你根本沒有進去?為什么我的內褲里有血?”

“你的內褲里真的有血?”

我的女友幽幽地嘆了口氣:“我真冤呀,好不容易下了決心,把它給了一個人,那個人還不信。那時的環境那么差,我又著急送你去醫院。在醫院的廁所里,我見到了血,我總不能當著張校醫面,給你看內褲,跟你進行現在這樣的討論呀。我以為你是個觀念很現代的人,我告訴過你,就把內褲洗了。我真冤呀。現在,即使我給你看那條內褲,你還要懷疑,上面的血是我的血還是雞血老鼠血王八血。上面即使是我的血,你是不是還要懷疑,是我當時的血,還是我后來涂上去的血,做給你看的。我真冤呀。”她的眼淚“刷”地落下來,沒有抽搐,一邊落淚一邊繼續說:“我早就說過,男孩好像都很在乎有沒有得到它。如果你覺得在新婚之夜沒有它也行,你可以在你覺得合適的時候拿去。我有沒有說過?那天你射了以后,我有沒有問你:‘我這樣算不算給了你?’你記不記得?”

我趕快抱了她,舔干她的淚水,說別哭,說她當然說過,說我當然記得,盡管我什么都記不得。做女孩也倒霉,總要準備和男孩理論這件事情。但是做男孩更倒霉,男孩連理論的基礎都沒有,你說是處男,誰證明?怎么證明?所以,說你是,你就是,不是也是;說你不是,你就不是,是也不是。所以,多少年之后,我對我老婆說,我是處男,她樂得岔氣進了急診。

“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了,太無聊了。那層膜就好像是一層紙,有又怎么樣,捅破了又怎么樣?我們不應該太在乎這件事情。”

我的女友突然不哭了:“你什么意思?你還是不相信我?”

“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。我的意思是,那只是一層結締組織,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這個人,重要的是你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你還是不相信我。”

“好好,我現在想起來了,盡管我的東西基本沒有在里面,但是有兩次,它到里面了。一次很淺,另一次的確很深,我還記得你很輕地叫疼,說仿佛有什么被撕開了。我真的很感動,我現在覺得人生很圓滿。”在我的腦海里,我又過了一遍當時的情景。整個過程,我的女友盡管表現得鎮定從容,果敢嫻熟,但是她做好多事情好像都有這種氣質,每臨大事兒有靜氣。北大挑選國際標準舞隊員,我的女友從來沒有跳過,去應試,蹦了一圈,主考都以為她專業練過,至少是專業試訓過后來被淘汰了。沒有辦法,這叫舞感好,天生的。或許她在那方面也有天賦,床感好。

“這么說,你還是有可能射在里面了?”

“我跟你說,我一感覺要出來了,就馬上退出來了。其實,你當時,你一感覺有異動,你馬上就蹦起來了。你蹦起來了,我不出來也不行呀。而且,好多都射在你兩腿之間了。你自己擦干的。我看見的。”

“但是,這不排除你出來之前,我蹦起來之前,已經有游精進去了。秋水,你別不耐煩,你知道,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。十億只精子失敗了,一只精子得逞了,我們也完蛋了。”

“我實在累了,我不是一個樂觀的人,但是在事實證明我完蛋之前,我不會費心去計算我完蛋的概率。讓我們總結一下,第一,我射在里面的可能性很小,即使可能,量也很小。第二,即使我射在里面了,我的精子很疲軟,讓你出事兒的可能性也很小。第三,在我們做這件事兒之前,你絕對是處女,誰懷疑這件事兒,我就跟誰拼命。第四,以后不戴套子,砍我的頭,我也不進去。我能做的就是這么多了,你如果還是想不開,那你愿意跳樓就跳樓吧,我不攔著。”

之后幾天,我的女友不再拉我討論受孕概率問題。北大自習室十點趕人關門,宿舍十一點熄燈鎖門,在這期間,她拉著我陪她在北大校園里跑圈。她的理由十分樸素:“我要用跑步促進宮壁脫落,迎接倒霉的到來。”從那以后,子宮在我的印象中,就永遠像一間需要經常維護的房子,墻皮從四壁垂下,在震動中簌簌凋落。

我的體質遠沒有我女友強健,我的書包鼓鼓囊囊,里面除了教材、教參、閑書(小說)、文具、字典、隨身聽、磁帶,還有一個巨大的飯盆,飯盆里一個勺子和一個叉子,跑起來“叮當”亂響。那個飯盆是我女友長跑比賽的獎品,白底紅字:北大女子八百米冠軍。我女友還得了很多肥皂、毛巾、臉盆,夠我們一輩子使的——如果我們一直在一起。一方面,我女友的身體就是好;另一方面,北大學生的身體普遍太差。即使像我這樣,在我那所差中學,體育永遠倒數第一的丑小鴨,在北大,體育也總是優秀。

喜歡《萬物生長》嗎?喜歡馮唐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