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秋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萬物生長 > 第19章 口會(1)

第19章 口會(1)

小說: 萬物生長      作者:馮唐

我瞅見堆在這幾個人面前小山一樣的瓜子殼,厚樸拿回來的五色頭骨半埋在瓜子殼小山里。

我夾著解剖書回宿舍,穿過試劑柜和冰箱的樓道,樓道濃重的老鼠飼料味道,現在才是初春,到了夏天,不知道會難聞到什么程度。樓道本來很寬敞,可以迎頭輕輕松松跑兩輛平車。但是設計是四百張床的醫院,住了一千人,樓道也只能堆東西了。人窮志短,馬瘦毛長。資源有限,顧不到體面。餓極了,仙鶴也得燉湯。

路過胡大爺的值班室,大爺叫住我,說真巧,有我的電話。我覺得奇怪,我從來沒告訴過任何人這個電話號碼。

胡大爺的值班室有一部電話,白天用于工作,供胡大爺和衛生部、醫科院、中華醫學會等等其他單位值班大爺們交流信息,通報關于兇殺、色情、貪污、腐化、男女關系的最新謠言。晚上,胡大爺心好,把電話的一個分機拿出值班室,放在樓道靠值班室的一張小桌子上,與同學們分享,為大家發展男女關系創造條件。這部電話絕對是熱線。從晚上五點到兩點,經常被人占著。冬天的時候,接過話筒,常常是熱乎乎的。有一回,厚樸打了一個電話回來,一臉幸福狀,告訴我們,在他打電話之前,一個低我們兩級的漂亮小師妹剛剛打了半個小時,厚樸接過電話,清楚體會到那個小師妹小手的溫暖、臉蛋兒的柔軟以及頭發的清香。我們一起說,真是變態。

占著電話煲粥的,是五六個活躍的女生,包括永不吃虧的魏妍。就這個小群體的整體而言,應該算是標致。她們都有個小巧的呼機,貼身攜帶。夏天,回電話前,撩開小衫,查看電話號碼,常能瞥見纖腰一轉,肉光一閃。她們臉皮多數很厚,即使身后站了七個人等電話用,也能從容不迫,細述風花雪月。胡大爺說,既然她們喜歡啃,以后買個豬蹄形狀的電話機給她們。我說,沒用的,應該買個帶小手的,每隔三分鐘就伸出來,扇一個小嘴巴,罵一句:“口什么口?貧不貧哪?”在某些瞬間,也會有電話打進來,找某某女生,胡大爺就叉著腰板,在樓道里高喊,誰誰誰電話!總讓人想起,古時候的老鴇,高喊,誰誰誰接客。接電話的這幾個人,可以說是這樓里女生的尖子,比占電話打的那幾個,自然指數高出一級。可以想像,能打通這么熱的電話,要費多少功夫,要有多大的耐性,心里的欲火要燒到什么程度。能讓外面的男人欲火燒成這樣的姑娘,該有多么動人。辛夷覺得從來沒有被胡大爺喊過接客,很沒有面子,對女工秀芬的愛情又被龜田小隊長父親扼殺,窮極無聊,花了五十元錢,在《精品購物指南》上刊登了一則征友啟事。我替他擬的文案:精壯男子,二十出頭。在讀博士,杏林妙手。前途無量,有戲出口。能掐會算,該硬不軟。形容妙曼,媚于語言。但為君故,守身不染。征友啟事后面,留下了胡大爺值班室的電話。之后的兩個月,胡大爺經常在樓道里高喊,辛夷電話!辛夷那陣子,所有時間頭都昂得高高的。最后,胡大爺感覺到了蹊蹺,覺得辛夷不是在操縱一個規模巨大的男色集團,就是在從事拐騙婦女的下流勾當。本著治病救人、防微杜漸的原則,之后再有人打電話找辛夷,胡大爺就告訴她:“你找辛夷?你真的不知道?辛夷在中央美院扒女浴室、耍流氓,被公安局抓起來了。”

我走進胡大爺的值班室,從桌子上拿起電話。

“你好,我是秋水。哪位?”

“我是柳青。秋水,你好嗎?”

“嘿,怎么會是你?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的?你怎么打得通?”

“如果你有心找一個人,你總能找到的。我交待我秘書,今天就干一件事兒,打通你的電話。我讓我秘書從早到晚打,打不通就別下班,就不能拉男朋友逛街。”

“嘿,怎么樣?你今天聽起來,精神好了很多,是不是要做媽媽了?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一系列產前檢查?”

“秋大夫,你別咒我。我打電話是要謝你的,還有你那個賣打胎水的大師兄。我今天倒霉了,事情過去了。”

“柳姐姐,我說你心事重重的,不會那么挺,一槍中的。我師兄賣的是礦泉水,盡管是喝打胎藥用的,那也是礦泉水,不是打胎水。你想怎么謝我?”

“我想請你吃飯,我想見你。”

“那我可要橫刀一斬了,我要吃大餐。”

“沒有問題。”

“你先別答應。做醫生的雖然窮,但是還是經常有人請客的。我們雖然還沒做醫生,但是還是有機會跟著我們老師蹭飯的,知道什么地方貴。”

“沒有問題。你點,我付賬。我想見見你。”

“三刀一斧?”

“行。”

“美味珍?潭家菜,黃燜魚翅?”

“沒問題,吃什么都行。我想見見你。”

“也請我王大師兄?”

“他?我以后單獨再請吧,我想見見你。”

“那好吧,我明天考試,考完給你打電話。”

“好,我等你電話。明天好好考,拿個五分。”

“一百分滿分。你好久沒考試了吧?拿五分就不及格了。”

“聽上去已經很遙遠了。不管怎樣,好好考試。考完給我打電話,我們去吃大餐。”

掛了電話,回到宿舍,辛夷、黃芪、車前子和王大師兄都在。辛夷、黃芪和車前子幾個一定是被王大師兄拉住的。王大最熱衷的活動就是拉小師弟們聊天,拉小師妹們跳舞。王大沒事兒的時候,就坐在宿舍里,面前放一大塑料袋瓜子,宿舍門大開,王大通常都沒什么事兒。王大一邊嗑瓜子,一邊看哪個人從他宿舍門前走過,如果是小師妹,稍有姿色,就問她想不想到JJ去跳舞;如果是小師弟,稍有趣味,就問他想不想一塊兒嗑嗑瓜子,瓜子是正林的,又香又脆。王大總想住到我們宿舍來,他覺得我們宿舍是這個樓里最有意思的。他慫恿過厚樸好幾回,想和厚樸換床,但是厚樸就是不干。王大說:“你不和我換,我也要用你的床。”

王大現在就像一座肉山一樣坐在厚樸床上,厚樸的床幫深深地打著彎。王大腰帶十圍,頹然自放,從來不系緊,像呼啦圈一樣吊在腰間。在國內,正式商店里,王大買不到合適的腰帶。他得去街邊小攤。小攤販面前攤一張牛皮,客人要多寬、多長,就用刀子割下多寬、多長,然后拿一種特制的中間有孔的錐子在皮帶上打眼,最后卡上客人挑的皮帶環。小攤販賣各種皮帶環,CK、登喜路、華倫天奴,沒有一種是真的。但是王大還是喜歡去正式商店,尤其是名牌專賣店去買腰帶,這一行動漸漸成為他的一種愛好。名牌專賣店的導購小姐大多眉目姣好,王大喜歡在眉目姣好的姑娘面前將褲帶松來寬去,而且最后可以體面地不買,一點兒也不用破費。

我給他們講了魏妍死活要看杜仲包皮的故事,幾個人笑死過去,王大把厚樸的床壓得“吱嘎”亂響。王大說:“秋水來得正好,他們剛才討論了一下,嗑了一斤瓜子,決定有所行動。”

“我們要成立一個協會。需要你這個學生會主席批準,并且我們決定,你來當這個協會的第一任會長。”王大對我說。

我瞅見堆在這幾個人面前小山一樣的瓜子殼,厚樸拿回來的五色頭骨半埋在瓜子殼小山里。“什么協會?”

“口會。”王大說。

“這算什么協會?”我問。

“當然是協會。以口會友,以口明志,以口行天下。”黃芪說。

“咬,口交。”車前子插話。

“車前子,不許胡說。你學你的中文,表現好,我們收編你為口會的外籍會員。但是不許你用你的流氓中文學習大法玷污我們口會的名頭。”辛夷教訓車前子。

喜歡《萬物生長》嗎?喜歡馮唐嗎?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!

41期纹身美女报平特